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海大生物工程12级

我们的回忆,我们的点点滴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生命中的小白鼠 作者:夕夕  

2013-10-30 21:53:20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准备面试准备得累了,心里难得这么平静,就发这一篇我一直拖着的博客吧。生命永远是一个很沉重的话题,不管是人的也好,动物的也好,最起码的要受到最基本的尊重。而我正在渐渐的忘记,忘记我的双手上曾沾满了鲜血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题记

每每提到我在校外的一个实验室里杀过一批小白鼠(66只),身旁的听众总是回给我一副很惊讶的表情,当我讲到我们是怎样处理小白鼠的时候,听众的表情便丰富了起来,大多会作呕状,并强烈要求我不要再往下讲下去,也有一些可能是出于对我的尊重,强忍着让我把故事讲完。讲完后便是对我或者说对现在落后的科学探究方法进行谴责。

渐渐我也习惯了这些谴责,毕竟我伤害到了大家都有的爱心。我在实验室的工作是将它们的血液和肝脏粉碎液进行离心,收集上清液,贴好标签(就是它们的名字)。尽管我没有动过针头、刀子、剪子对小鼠解剖,但是我也是这个项目的成员之一,就当全是我杀的我也没啥可说的,最起码我是帮凶了,称为刽子手也可以。

当我讲完我的实验,你们总会说上一句“陈夕,赵淑青你们真残忍!”的确,我们很残忍,我们硬生生地夺走了66个鲜活的生命,它们从出生一直到死,都不会知道在青草里与猫咪捉迷藏是什么感觉,庄稼地里是不是有吃不完的食物,粮仓里枕着粮食睡觉又该保持什么样的姿势。

话说回来,刚开始进实验室的时候,看到四肢被针头固定在手术板上的小白鼠时,心头猛地一阵,冲出实验室,深呼吸,发现自己的眼睛都湿了。再次进去的时候,师姐便让我拿着相机给它们拍最后一张照片,旁边的白纸上写上它们的名字。师兄说:“下午的这些小白鼠很闹腾,在打麻醉药的时候小心点儿,别被咬着。”师姐便插了一句:“可能是因为发现上午被逮走的伙伴现在还没有回去吧。”

    这批小白鼠从生物公司接来,我们给他们称体重、分组、编号、起名字,我清楚的记得它们喝的第一口水是我喂的,它们都很温顺,用手摸它们头它们还会仰起头来嗅嗅你的手指头。到后来由于课程比较忙,没去看过它们,但是每次碰到师姐都会问一句它们现在怎么样了,师姐便很伤心的告诉我,哪一个又绝食了,哪一批小白鼠由于要做对照试验已经瘦到皮包骨头了。听到这些,我也会要求师姐闭嘴最好,我怕又多承担几分罪恶。
    你们放心,动物实验在咱们本科四年是不会做的。当你成为研究生时,情况或许就变了,你也能学会像我一样在小白鼠“屠宰场”上从容的面对......不多写了,再写我就把你们带坏了。
    
    这篇博客是自己在半夜写的,一直没有发出来,感觉自己写的太矫情了,就好比一个凶手杀了许多人,然后一直向世人澄清自己是清白的一样。最后还是想说,我生命中有过一群小白鼠。我生命中的小白鼠            作者:陈夕 - oucswgc2012 - 海大生物工程12级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